2019西甲皇家社会vs西班牙人
您的位置:首頁 > 商業秘密 > 判決文書 > 正文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民事判決書(2016)京73民終302號

發布時間:2016-12-22 09:48商業秘密網點擊率:手機版

  裁判文書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民事判決書

  (2016)京73民終302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張煒,住山東省濟南市市中區英雄山路。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旗,北京市嘉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林巍,北京市嘉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書生數字圖書館軟件技術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安定路。

  法定代表人:王東臨,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蔣素亭,北京書生數字圖書館軟件技術有限公司員工,住安徽省巢湖市無為縣紅廟鎮。

  上訴人張煒因與上訴人北京書生數字圖書館軟件技術有限公司(簡稱書生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簡稱一審法院)作出的(2015)朝民(知)初字第48569號民事判決(簡稱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張煒的委托代理人林巍,書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蔣素亭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張煒上訴請求:請求依法撤銷一審判決第二項并改判書生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90 600元(其中合理支出600元)。事實與理由:一審法院未查明張煒及其作品的知名度、作品的獨創性程度及書生公司的侵權范圍等事實。考慮上述因素,本案應當按照每千字300元的標準確定賠償數額。一審判決按照每千字30元的標準確定賠償數額,違反了相關法律規定,也違反了一審法院同類案件判賠標準。

  書生公司上訴請求:請求依法撤銷一審判決并改判賠償張煒經濟損失6000元。事實與理由:我公司研發的數字圖書館以教學科研為目的向特定對象(廣大在校師生)提供服務,并實施了技術保護措施,限制在局域網內使用,只能在線閱讀、不能下載,且在本案立案前已刪除涉案作品,并未給張煒造成不良后果,侵權程度低。依據我公司與案外人寧德市蕉城區圖書館(簡稱蕉城區圖書館)的協議約定,數字圖書館“僅限于在蕉城區圖書館內部為公益文化使用,并嚴格限制在局域網內使用”,蕉城區圖書館未按照協議約定在局域網內使用,擴大了涉案作品的使用范圍,對于擴大的損害,我公司不應承擔賠償責任。我公司向案外人蕉城區圖書館以銷售軟件產品為主,附隨的數字圖書均為贈送,涉案圖書的收益為零。

  針對張煒的上訴,書生公司的答辯意見與其上訴的事實理由一致,并請求駁回張煒的上訴請求。

  針對書生公司的上訴,張煒辯稱,書生公司和蕉城區圖書館二者之間對傳播范圍的限制并不能產生對抗權利人的效力,一審法院對事實認定無誤,請求駁回書生公司的上訴請求。

  張煒在一審法院中訴稱:我是圖書《冬天的閱讀》(簡稱涉案作品)的作者,對該書享有著作權。2015年3月,我發現書生公司未經我許可將涉案圖書數字化后上傳至其經營的“書生之家數字圖書館”系統,銷售給蕉城區圖書館,供廣大讀者在線閱覽。該行為嚴重侵犯我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給我造成了經濟損失。故訴請法院判令書生公司:1、停止侵權,刪除涉案作品;2、賠償經濟損失90 000元;3、支付合理費用600元。

  書生公司向一審法院辯稱:1、我公司收到訴狀前已經刪除涉案作品,沒有給張煒造成利益損害。2、我公司限制蕉城區圖書館僅在其局域網使用,供在校生學習,且只能閱讀不能下載。該圖書館違反約定沒有將作品限制在局域網內,致使能在外網上查看,擴大了使用范圍,擴大部分的損害不應由我公司承擔。3、張煒主張的賠償數額和合理費用過高,不應支持。綜上,請求法院駁回其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1997年3月,東方出版中心出版發行圖書《冬天的閱讀》,署名“張煒著”,字數300千字,定價21元。

  2015年3月17日,北京市長安公證處出具(2015)京長安內民證字第8099號公證書(簡稱8099號公證書),記載:在公證處利用林巍自帶的電腦使用公證處的網絡登陸網址為www.ndjclib.com的蕉城區圖書館網站,點擊進入“書生之家數字圖書館系統”,訪問“書生資源門戶”,在搜索欄中輸入“張煒”,可以找到涉案作品。點擊“文本預覽”,可以正常在線閱讀。該公證書共對張煒的9部作品進行證據保全,張煒一共支付公證費10 580元。

  書生公司對公證過程及內容無異議,認可“書生之家數字圖書館系統”由其經營,傳播涉案作品未取得權利人授權。

  訴訟中,書生公司提交了北京書生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乙方)與蕉城區圖書館(甲方)簽訂的《采購合同》及相關授權書,用以證明該圖書館違反約定未將作品限制在局域網內使用,擴大了使用范圍,擴大部分的損害不應由其承擔。該合同約定:乙方向甲方提供書生數字資源數據庫V4.0一套,含電子圖書20萬冊,時間3年,單價97 500元;乙方所提供的出版物、軟件產品及其他受知識產權保護產品具備自主知識產權或取得知識產權所有者銷售授權;甲方有義務尊重和維護知識產權,嚴格執行乙方規定的各項保護措施,僅限于在甲方單位內部為公益文化服務使用,并保證嚴格限制在局域網中;甲方無權且不得就乙方授權其許可使用的產品進行再授權或許可、出賣、非法復制、解密、擴散、轉讓上述產品,不得從事其他任何形式的侵權行為;否則,由此產生的一切法律責任將由甲方自行承擔。2013年11月1日,書生公司出具《授權書》,授權北京書生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代表書生公司辦理書生電子資源數據庫采購項目的有關事宜。張煒對該組證據真實性予以認可,但認為此系二者之間的內部約定,與本案無關,并明確表示不向蕉城區圖書館主張權利。

  以上事實有圖書、公證書、公證費發票、《采購合同》、授權書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一審法院認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簡稱《著作權法》)規定,作品的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如無相反證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為作者。根據涉案圖書上的署名,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可以認定張煒系涉案作品的作者,依法享有著作權。

  根據查明的事實,書生公司未經許可通過其經營的“書生之家數字圖書館系統”傳播了張煒享有著作權的涉案作品,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該作品,該行為侵犯了張煒對涉案作品依法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涉案“書生之家數字圖書館系統”安裝在蕉城區圖書館www.ndjclib.com網站上,根據《采購合同》、授權書相關約定及書生公司的自認,涉案作品由書生公司提供。現張煒在北京市長安公證處獲得了涉案作品,書生公司認為蕉城區圖書館構成違約,不應由其承擔擴大部分的損失。對此一審法院認為,無論是在蕉城區圖書館局域網內還是開放的互聯網環境下,涉案作品內容均來自書生公司,而書生公司并未取得作者的授權,已構成侵權。書生公司和蕉城區圖書館二者之間對傳播范圍的限制并不能產生對抗權利人的效力。現張煒僅向書生公司主張權利符合法律規定。故張煒要求書生公司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訴訟請求于法有據,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關于賠償經濟損失的數額,將根據涉案作品的獨創性程度、發表時間、作品字數、書生公司的侵權范圍、情節、過錯程度等因素,并參照國家文字作品稿酬規定酌情確定具體的賠償數額。對于張煒主張的公證費,確有必要,酌情予以支持。

  綜上,依據《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一、書生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涉案作品;二、書生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張煒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一萬元;三、駁回張煒的其他訴訟請求。

  當事人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羞澀與溫柔》《冬天的閱讀》《大地的囈語》是張煒的三冊散文集。涉案的《冬天的閱讀》是散文集的第二卷,共收錄散文106篇,分“冬天的閱讀(一)”“冬天的閱讀(二)”“荒漠之愛——夜讀魯迅”“融入野地”四部分。

  張煒系山東省作家協會第六屆委員會主席團主席。1994年,為表彰其“為發展我國文化藝術事業做出的突出貢獻”,國務院為其發放政府特殊津貼并頒發證書。1995年張煒獲“山東省十大青年文化名人”榮譽稱號、2011年獲“第九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杰出作家”、2014年被選撥為首批齊魯文化名家。張煒著的《你在高原》2011年獲第八屆茅盾文學獎(2007-2010)、《當代》長篇小說年度論壇2010年度五佳獎、2010年度“中國作家出版集團獎”。

  書生公司未提交證據。

  本院另查明,張煒還就作品《羞澀與溫柔》《大地的囈語》《古船》對書生公司提起了訴訟。

  上述事實,還有張煒提交的證書、工作證以及本院開庭筆錄等證據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

  根據張煒和書生公司的訴辯意見,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一審法院判決賠償數額的標準及合理性。

  《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第一款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第二款規定:“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在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均不能確定的情形下,應根據上述第二款的規定,適用五十萬元以下的法定賠償。

  就權利人的實際損失問題,本院在(2015)京知民終字第925號上訴人浙江愛美德旅游用品有限公司與被上訴人海南海視旅游衛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一審被告北京京東叁佰陸拾度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一案中明確:“著作權受到侵害而遭受的損失屬于可得利益的損失,與物權受到侵害不同,并不存在權利載體遭受損害的情形。因此,在主張實際損失方面具有難以舉證的特點。”據此,張煒在主張實際損失方面確有難度,同時書生公司的違法所得在案亦無證據支持,故本院將依據《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綜合考慮作者的知名度、作品的獨創性、被告過錯、作品市場價值、行業特點等因素,結合張煒的訴訟請求,并參照文字作品付酬標準確定賠償數額。

  一是作者的知名度和作品的獨創性。張煒系山東省作家協會第六屆委員會主席團主席,多次獲得各類榮譽稱號,尤其是2011年成為茅盾文學獎獲得者,具有較高的知名度。涉案作品系原創散文集,文字優美流暢,雖然為張煒獲得茅盾文學獎之前的作品,但創作具有一定的延續性和穩定性,作者獲得中國具有最高榮譽的文學獎項之一的認可,亦是對其作品的認可。

  二是被告的過錯程度。書生公司作為專業的數字圖書館公司,以數字化形式提供作品是其經營的主要方式,應當對作品負有較高的著作權審核義務。在向案外人蕉城區圖書館提供涉案作品時,應當注意到涉案作品是否獲得了信息網絡傳播權,但其未進行審查即向案外人蕉城區圖書館提供,主觀過錯明顯。另除本案之外,還有其他涉及侵權的案件,故本案侵權行為并非出于偶然,其主觀上具有惡意。

  三是作品的市場價值。文學作品的價值除了思想和精神價值之外,還應當包含市場價值。市場價值受到作者、作品、時間和地域等多種因素的限制,但按照一般邏輯,張煒系茅盾文學獎的獲得者,作者及其作品市場評價較高,不可否認其作品具有較高的市場價值,無論這種市場價值是現實的還是潛在的。

  此外,本院認為數字圖書館的行業特點也應予以充分考慮。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早在(2002)海民初字第5702號陳興良訴中國數字圖書館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數圖公司)著作權糾紛案判決書(該案系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中就明確,數圖公司未經許可將此作品列入中國數字圖書館中,對陳興良在網絡空間行使權利產生了影響……數圖公司的行為阻礙了陳興良以其所認可的方式使社會公眾接觸其作品,侵犯了其信息網絡傳播權。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05)一中民終字第3463號上訴人北京書生技術有限公司(簡稱書生技術公司)與被上訴人鄭成思著作權糾紛案判決書中,法院認為,書生技術公司未經鄭成思許可,將鄭成思享有著作權的涉案圖書上載于書生之家網站上供公眾瀏覽,侵犯了鄭成思對上述作品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但直至今天,書生公司仍然從事侵權行為,數字圖書館行業“邊侵權邊授權”的行為仍然存在。低標準的賠償數額無異于對侵權行為的縱容,將導致侵權行為者因侵權成本低而放棄獲得合法授權的經營模式,進而影響整個數字圖書館行業誠信體系的建立和健全。

  張煒在上訴中主張的作者及其作品的知名度、作品的獨創性程度等因素,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雖然考慮了上述因素,但未充分考慮作品市場價值和行業特點,所確定的賠償數額折合成基本稿酬標準僅相當于每千字30元左右,低于現有基本稿酬的最低標準,明顯偏低,不僅不能彌補權利人的損失,也不能準確反映作品市場價值,亦不能有效制止侵權,更不能引導數字圖書館行業的健康發展,故本院將依法予以調整。

  參照2014年11月1日起施行的《使用文字作品支付報酬辦法》(國家版權局、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令第11號,簡稱《付酬辦法》)第十四條的規定:“以紙介質出版方式之外的其他方式使用文字作品,除合同另有約定外,使用者應當參照本辦法規定的付酬標準和付酬方式付酬。在數字或者網絡環境下使用文字作品,除合同另有約定外,使用者可以參照本辦法規定的付酬標準和付酬方式付酬。”而按照《付酬辦法》第五條的規定,本案在賠償數額上可參照原創作品基本稿酬標準和計算方法,即每千字80-300元執行。本院認為,《付酬辦法》是對正常情況下使用文字作品如何支付報酬的規定,對使用者而言,稿酬具有作品使用費的性質;對作者而言,則具有許可費的性質。依據填平原則,基本稿酬標準是對作品受到侵害之最低保障。故基本稿酬標準可以作為網絡著作權侵權案件確定賠償數額時參照適用的依據。

  基于上述因素,由于張煒僅按照每千字300元的基本稿酬主張賠償數額,故本院予以全額支持。合理支出部分,張煒提交的證據顯示包括涉案作品在內9部作品一共支付公證費10 580元,其主張600元,亦具有合理的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一并予以支持。

  對于書生公司的上訴主張,由于合同具有相對性,效力僅能及于書生公司及案外人蕉城區圖書館,不能對抗權利人張煒,故書生公司仍應對涉案圖書未經許可經由信息網絡傳播的行為承擔直接侵權責任。其主張對于擴大的損害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并由此主張一審法院賠償數額過高,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張煒的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書生公司的上訴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部分不清,本院予以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本院判決如下:

  一、維持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5)朝民(知)初字第48569號民事判決第一項;二、撤銷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5)朝民(知)初字第48569號民事判決第三項;三、變更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5)朝民(知)初字第48569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北京書生數字圖書館軟件技術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張煒經濟損失九萬元及訴訟合理支出六百元;四、駁回北京書生數字圖書館軟件技術有限公司的上訴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一千零三十二元五角,由北京書生數字圖書館軟件技術有限公司負擔(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二審案件受理費共一千八百六十五元,由北京書生數字圖書館軟件技術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五十元,余額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姜庶偉

  審  判  員    吳園妹

  審  判  員    周麗婷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院章)

  法 官 助 理   趙曉暢

  書  記  員    田羽潔

 

(作者:京知宣,來源: 知產北京)
商業秘密網
數據統計中,請稍等!
溫馨提醒:

當您的合法權益遭到侵害時,請冷靜以待,可以通過咨詢法律專業律師,咨詢相關法律問題,走適宜的維權之路,這樣才能最大程度保護您自身權益!

如果有法律問題,請撥打免費咨詢熱線:0574-83099995 我們及時為您解答。

免費咨詢律師
微信二維碼
  • 商業秘密網私人律師微信公眾號
    私人律師
  • 商業秘密網微信官方公眾號
    商業秘密
  • 2019西甲皇家社会vs西班牙人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北京pk拾历史开奖结果 利升娱乐 手机约彩365是真的吗 皇家国际在线娱乐 巴黎人娱乐 欢迎光临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表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pk10计划软件技巧 北京快车pk10官方网站 二人麻将技巧之猜牌技巧 欢乐生肖全天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