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西甲皇家社会vs西班牙人
您的位置:首頁 > 商業秘密 > 判決文書 > 正文

上海高院:扭扭車專利侵權案二審判決

發布時間:2017-02-10 09:11商業秘密網點擊率:手機版

  案號:

  一審:(2015)滬知民初字第604號

  二審:(2016)滬民終434號

  二審合議庭:

  王靜 陶冶 曹聞佳

  裁判要旨:

  在專利侵權案件中,涉案專利在產品中所占價值比重的證明責任并非原告的法定舉證義務,其舉證與否亦非法院確定法定賠償數額的前提。

  被控侵權產品不僅附有靜速公司產品的宣傳單,且該產品上還粘貼有靜速公司的商標,而商標具有識別商品來源的基本功能,由此可見靜速公司已對外明示其系被控侵權產品的制造者。

  附二審判決書: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

  (2016)滬民終434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江陰市靜速車業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江陰市。

  法定代表人:李德超,該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趙青云,江蘇信卓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潮,江蘇信卓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杭州騎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

  法定代表人:應佳偉,該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陶國南,上海申浩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名濤,上海申浩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江陰市靜速車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靜速公司)因與被上訴人杭州騎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騎客公司)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一案,不服上海知識產權法院(2015)滬知民初字第60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于2016年10月19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6年12月2日開庭進行了審理。

  上訴人靜速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德超、委托訴訟代理人趙青云、被上訴人騎客公司委托訴訟代理人陳名濤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靜速公司上訴請求:

  撤銷一審判決,依法對一審判決第二項改判。

  其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為:

  騎客公司在一審中未舉證名稱為“電動平衡扭扭車”實用新型專利(專利號為ZLXXXXXXXXXXXX.5)(以下簡稱涉案專利)在實現產品中所占價值比重;且一審法院未考慮當事人雙方已經在庭外達成和解,侵權行為的危害降低,故一審判決針對查獲的一件被控侵權產品確定的判賠金額過高,違反公平合理原則,請求二審法院予以調整后改判。

  騎客公司在二審中辯稱:

  請求維持原判,駁回靜速公司的上訴請求。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法律適用準確,本案與庭外和解協議無關。故一審法院根據查明的事實依法判賠的金額是適當合理的。

  騎客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

  其系高科技企業,為國內外客戶提供智能平衡車產品,在同行業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2014年6月13日,其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分別申請了名稱均為“電動平衡扭扭車”的外觀設計專利(專利號為ZLXXXXXXXXXXXX.4)和涉案專利,并于同年10月29日和12月10日分別獲得授權。2015年8月,騎客公司經公證收取了向靜速公司購買的“智能漂移車”一部。經比對,騎客公司認為,該被控侵權產品的外觀設計與靜速公司的專利設計構成近似,且其結構特征落入了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為此,騎客公司認為靜速公司未經許可,生產、銷售了侵犯其外觀設計專利權和涉案專利權的產品,故向法院起訴。審理中,騎客公司表示對上述外觀設計專利權不再主張,要求1、靜速公司立即停止生產、銷售、許諾銷售侵權產品的行為;2、靜速公司賠償騎客公司包括合理費用在內的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以下幣種均相同)170,000元。

  靜速公司一審辯稱:

  1、涉案專利軸承應含有滾珠,而被控侵權產品并沒有這一部件,故被控侵權產品缺少軸承這一技術特征,未落入騎客公司主張的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2、靜速公司僅實施了銷售和許諾銷售行為,被控侵權產品系從案外人處某某,并非由靜速公司制造;3、靜速公司曾與騎客公司在本案之外達成過和解協議,確定的1臺侵權產品的賠償數額是550元,因此騎客公司主張的賠償金額過高。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騎客公司系涉案專利的專利權人,該專利的申請日為2014年6月13日,授權公告日為2014年12月10日。

  完成日期為2015年5月8日的涉案專利權評價報告的初步結論為:全部權利要求1-10未發現存在不符合授予專利權條件的缺陷。

  涉案專利權利要求書記載的內容包括:

  1、電動平衡扭扭車,其特征在于:包括頂蓋、內蓋、底蓋、輪轂電機、轉動機構、平衡機構;頂蓋、內蓋、底蓋均包括兩個成對稱布置且可相互轉動的部件,內蓋處于頂蓋及底蓋之間并與這兩者配合在一起;內蓋的中間橫向位置固定有轉動機構;內蓋的左右兩側邊緣位置固定有縱向設置的輪轂電機;平衡機構固定在底蓋上并與電機連接;所述轉動機構包括兩個軸承、一個軸套、兩個卡簧;兩個軸承分別固定在內蓋的兩個相同部件的內端,軸套固定在兩個軸承內并通過卡簧固定在內蓋上。

  2015年8月10日,上海申浩律師事務所的委托代理人徐進向上海市徐匯公證處申請對其收取貨物的行為和過程進行保全證據公證。2015年8月11日,上海市徐匯公證處公證員、工作人員與申請人的委托代理人徐進前往上海市徐匯區永嘉路XXX弄XXX號,現場收到通過德邦快遞郵寄的包裹一個(快遞單號為XXXXXXXXXX)。公證員現場查看了快遞所送來貨物的包裝,未發現破損及拆痕。工作人員拆開該包裹,內有智能漂移車一部。公證員對上述物品拍照后,將上述物品進行封存并交由徐進帶回留存。同年8月15日,上海市徐匯公證處公證員、工作人員與申請人的委托代理人徐進前往上海市徐匯區永嘉路XXX弄XXX號,現場收到通過申通快遞郵寄的文件袋一個。公證員現場查看了快遞所送來的文件袋,未發現破損和拆痕。工作人員拆開該文件袋,內有靜速公司銷售專用票據一張及宣傳單一套。公證員對上述票據和宣傳材料拍照后,將上述票據和宣傳材料進行封存并交由徐進帶回留存。上海市徐匯公證處對上述收取貨物和文件袋的過程制作了(2015)滬徐證經字第6268號公證書予以證明。

  2015年11月12日,騎客公司、靜速公司及案外人義烏市蔓曼商品采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蔓曼公司)簽訂《和解協議》一份,該協議的內容包括:靜速公司確認蔓曼公司于2015年10月14日向海關申報出口的309臺電動平衡扭扭車,系由其生產,侵犯了騎客公司的外觀設計專利權(專利號為ZLXXXXXXXXXXXX.4)和涉案專利權。對此,靜速公司與蔓曼公司自愿賠償騎客公司經濟損失169,950元。在靜速公司與蔓曼公司充分、完整履行該協議約定義務的條件下,騎客公司不再就該批貨物追究靜速公司與蔓曼公司的任何法律責任。另該協議還載明了當事人約定的其他事項。

  一審法院當庭拆封騎客公司向法庭提交的上海市徐匯公證處封存的被控侵權產品,經核查,包裝盒內有:粘貼有靜速公司商標的電動平衡扭扭車1臺、用戶手冊、保修卡、蓋有靜速公司發票專用章的銷售專用票據、印有“中國江蘇靜速”字樣和被告商標及“地址:江蘇省江陰市臨港新城亞包大道125號靜速車業有限公司”等內容的產品宣傳單。被控侵權產品的組成包括:頂蓋、內蓋、底蓋、輪轂電機、扭擺轉動機構、平衡機構。頂蓋、內蓋、底蓋均包括兩個成對稱布置的部分,且相互間可作相對轉動,內蓋在頂蓋與底蓋之間,三者通過螺釘相配固定在一起。內蓋的中間沿橫向設置有位置固定的轉動機構,內蓋的兩外端側固定設置有沿軸向的輪轂電機。平衡機構固定在內蓋上并與電機電氣連接。扭擺轉動機構包括兩個滑動軸承,其形狀為兩個環狀的套圈,分別固定在左右內蓋的兩內端的孔中,另有一根空心的短軸(軸套),該短軸在兩個滑動軸承的內孔中并通過兩端的卡簧橫向(亦即短軸和兩個滑動軸承的軸向)固定在內蓋上。

  一審審理中,騎客公司明確其在本案中主張的合理費用包括公證費1,000元、購買被控侵權產品費用1,207元及律師代理費20,000元。靜速公司對公證費和購買被控侵權產品費用無異議,但對律師代理費不予認可。

  一審法院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以下簡稱《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一款之規定,任何單位或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制造、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其專利產品。

  本案一審的主要爭議焦點在于:一、被控侵權產品是否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二、靜速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及民事責任的承擔。

  一、被控侵權產品是否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專利法》第五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的內容。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人民法院判定被訴侵權技術方案是否落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應當審查權利人主張的權利要求所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被訴侵權技術方案包含與權利要求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技術特征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落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被訴侵權技術方案的技術特征與權利要求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相比,缺少權利要求記載的一個以上的技術特征,或者有一個以上技術特征不相同也不等同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沒有落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

  本案中,經比對,

  騎客公司認為被控侵權產品使用的技術方案包含的技術特征與其主張的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記載的技術特征相同,即使有部分技術特征不同,也構成等同;靜速公司則認為軸承應含有滾珠,而被控侵權產品并沒有這一部件,故不具有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中記載的軸承這一技術特征,未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

  對此,一審法院認為:

  1、被控侵權產品的轉動機構具有兩個環狀的套圈,分別固定在左右內蓋兩內端的孔中,相對一根空心短軸(軸套)起著滑動軸承的支承作用,該兩個環狀的套圈即兩個滑動軸承;同時,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并未對軸承的種類作限定,即軸承必須為滾珠軸承,故對靜速公司的比對意見,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2、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記載平衡機構固定在底蓋上并與電機連接,被控侵權產品的平衡機構雖固定在內蓋上,但當頂蓋、內蓋、底蓋三者裝配固定連接后,平衡機構即與電動平衡扭扭車的車體固定,平衡機構安裝于內蓋上或底蓋上所采用的技術手段、實現的功能和達到的效果均基本相同,且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無需經過創造性勞動即可在兩者間相互聯想到,故被控侵權產品的該項技術特征與涉案專利相對應的技術特征構成等同。

  此外,被控侵權產品使用的技術方案所包含的其余技術特征均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記載的相應的技術特征相同,因此,可以認定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

  二、靜速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及民事責任的承擔騎客公司主張靜速公司實施了制造、銷售和許諾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的行為,靜速公司對其實施了銷售、許諾銷售行為無異議,但否認被控侵權產品系由其制造。

  對此,一審法院認為,

  騎客公司經公證收取向法庭提交的被控侵權產品不僅附有靜速公司產品的宣傳單,且該產品上還粘貼有靜速公司的商標,而商標具有識別商品來源的基本功能,由此可見靜速公司已對外明示其系被控侵權產品的制造者。

  靜速公司認為被控侵權產品系其向案外人采某,但并未提交證據加以證明,且即使被控侵權產品確系靜速公司向案外人采某,也并不能推翻被控侵權產品對外公示的制造者信息。

  《專利法》規定的合法來源抗辯只適用于單純使用、許諾銷售、銷售專利侵權產品的行為,而不適用于以經營為目的的生產行為,故靜速公司提出的合法來源抗辯缺乏事實依據,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靜速公司未經騎客公司許可,擅自制造、銷售、許諾銷售被控侵權產品,且如上所述,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故靜速公司的上述行為已構成對騎客公司享有的涉案專利權的侵害,依法應當承擔停止侵權和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關于賠償損失的數額,鑒于騎客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因侵權遭受的損失以及靜速公司的非法獲利,且無專利許可費可以參照,因此,對于靜速公司在本案中所應承擔的賠償數額,一審法院將依據涉案專利的類型、涉案專利在實現產品利潤中所占的價值比重、被控侵權產品的售價及可能的利潤、靜速公司實施的侵權行為的性質及情節等因素,酌情確定其應承擔的賠償數額。

  本案中,騎客公司訴請所涉的公證費、購買被控侵權產品的費用、律師代理費系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出的費用,騎客公司雖未能提交律師代理費的支出憑證,但騎客公司確有為本案聘請律師參加訴訟,故一審法院將遵循公平、合理原則酌情確定相關合理費用的數額。

  綜上,一審法院判決:

  一、靜速公司立即停止對騎客公司享有的“電動平衡扭扭車”(專利號:ZLXXXXXXXXXXXX.5)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侵害;二、靜速公司賠償騎客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150,000元;三、駁回騎客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

  本案一審案件受理費4,300元,由騎客公司負擔537.5元,靜速公司負擔3,762.5元;財產保全費1,520元,由騎客公司負擔190元,靜速公司負擔1,330元。

  本院二審期間,靜速公司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如下證據材料:

  1、案外和解協議原件,證明雙方已經在庭外達成和解,靜速公司已經以每臺550元的價格賠償騎客公司共計169,950元賠償款,故在確定本案賠償額時應考慮案外和解情況;2、增值稅專用發票,證明雙方在庭外達成和解后,騎客公司出售給靜速公司二維碼標識,即許可靜速公司銷售被控侵權產品。

  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

  對于靜速公司上述證據材料,騎客公司發表如下質證意見:1、該證據材料已在一審中出示過,真實性認可,但是該協議針對的是海關查扣物品,與本案無關;2、真實性認可,但是這張發票無法直接表明二維碼標識與案外和解協議有關,且即使該發票涉及和解協議,該證據材料仍與本案無關,無法證明騎客公司已許可靜速公司銷售被控侵權產品。

  本院認為,

  對于靜速公司提交的證據材料,案外和解協議是涉案雙方針對靜速公司2015年10月14日向海關申報出口的309臺侵權產品所達成,該事實已被一審法院認定,因此該證據材料沒有必要作為二審新證據再行采納。

  至于增值稅專用發票,由于無法核實該份證據材料與本案被控侵權產品存在關聯,故本院對該證據材料不予采信。

  經審理查明,一審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另查明,二審庭審中,靜速公司承認被控侵權產品主要用于出口,但在國內市場可通過電話訂購,從騎客公司公證購買被控侵權產品到案外達成和解這一期間存在銷售行為,為期3個月,而對被控侵權產品的貼牌行為則持續4-5個月。

  本院認為,本案二審爭議焦點主要在于:

  一審判決確定的判賠金額是否準確。

  靜速公司主張一審法院未考慮當事人雙方已在庭外達成和解,侵權行為的危害已降低的情況;以及騎客公司在一審中未舉證涉案專利在實現產品中所占價值比重;故認為一審判決僅針對一件公證被控侵權產品的判賠金額過高,違反公平合理原則。騎客公司則認為本案與案外和解協議無關,一審法院根據查明的事實依法判賠的金額是適當合理的。

  對此,本院認為,

  首先,雖然雙方當事人在案外對2015年10月14日靜速公司向海關申報出口的309臺侵權產品達成了和解,但是本案所涉侵權行為系2015年8月11日以來靜速公司制造、銷售和許諾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的行為,即針對的是制造、銷售所有向境外出口和在國內市場售賣被控侵權產品的侵權行為。

  本案二審中,靜速公司自認被控侵權產品除了主要用于出口外,還在國內市場可通過電話訂購,實際銷售期間至少有3-5個月,因此其主張僅制造、銷售了本案中公證的1臺被控侵權產品以及和解協議中出口的309臺侵權產品之事實存疑,在無充分證據佐證之情況下,其關于僅生產310臺侵權產品之事實主張不能被采納,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對于靜速公司認為騎客公司應承擔涉案專利在實現產品中所占價值比重的舉證責任之上訴理由。本院認為,在專利侵權案件中,涉案專利在產品中所占價值比重的證明責任并非原告的法定舉證義務,其舉證與否亦非法院確定法定賠償數額的前提;本案中,由于靜速公司和騎客公司均未能提供足夠證據證明騎客公司因侵權遭受的損失、靜速公司因侵權所得利益或者涉案專利的許可使用費,故一審法院根據《專利法》第六十五條規定,根據具體案情確定一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法定賠償數額,于法有據。

  而法院在確定法定賠償的具體數額時綜合了專利權的類型、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包括根據涉案專利在被控侵權產品中的技術貢獻程度,酌情確定涉案專利在實現產品中所占價值比重,因此靜速公司相關上訴理由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

  綜上,法院綜合考慮了上述因素以及侵權行為發生的范圍和持續時間,并結合雙方當事人已對309臺侵權產品達成案外和解之事實,以及騎客公司訴請所涉的公證費、購買被控侵權產品的費用和律師代理費,最終酌情確定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150,000元,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綜上所述,靜速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300元,由江陰市靜速車業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 靜

  審 判 員  陶 冶

  代理審判員  曹聞佳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八日

  書 記 員  陳佳靚

 

(作者:知產庫 編輯,來源:上海高院)
商業秘密網
數據統計中,請稍等!
溫馨提醒:

當您的合法權益遭到侵害時,請冷靜以待,可以通過咨詢法律專業律師,咨詢相關法律問題,走適宜的維權之路,這樣才能最大程度保護您自身權益!

如果有法律問題,請撥打免費咨詢熱線:0574-83099995 我們及時為您解答。

免費咨詢律師
微信二維碼
  • 商業秘密網私人律師微信公眾號
    私人律師
  • 商業秘密網微信官方公眾號
    商業秘密
  • 2019西甲皇家社会vs西班牙人 重庆肘时彩开奖结果 三公扑克牌出千技巧 cpzyrj软件 红树林时时彩平台 黑客为什么不攻击赌博 必中pk10赛车全能计划 快三一天稳赚200元 E世博是什么公司 包二鳞胆碱 重庆时时彩2期全天计划 手机炸金花赢钱的软件 pk10冠亚和套利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