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西甲皇家社会vs西班牙人
您的位置:首頁 > 商業秘密 > 判決文書 > 正文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民事判決書(2015)京知民初字第1194號(下)

發布時間:2017-03-23 08:56商業秘密網點擊率:手機版

  本院認為:

  根據雙方的訴辯主張,本案焦點問題是被告索尼中國公司是否侵犯了原告西電捷通公司的專利權,以及如果侵權成立,其應如何承擔民事責任。具體涉及如下爭議問題:

  一、被告對原告的證據4,即無線局域網產品鑒別與保密基礎結構(WAPI)功能檢驗報告真實性的質疑有無依據對于原告提交的證據4,被告認為檢驗報告沒有提供實現檢測的AP和AS等關鍵設備,而這些設備很有可能是原告自己生產的,故對報告的真實性持有異議。

  原告認為,被告提供的檢驗報告亦由國家無線電監測中心檢測中心作出,說明被告對該檢驗機構是信任的。被告對原告證據4檢驗報告真實性的質疑僅僅停留在主觀臆測上,沒有合理的理由和依據,也未提供相應的證據。

  對此,本院認為,首先,根據國家無線電監測中心檢測中心網站的記載,該中心系我國無線電行業的國家級質檢機構,其作出的檢驗報告具備一定的權威性。其次,原告提交證據4的目的是證明被告生產的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手機具備WAPI功能,而被告同樣提交了由該中心出具的檢驗報告,其中檢驗結果也顯示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被控侵權手機具備鑒別與保密功能(WAPI)。可見,由該權威機構針對相同型號手機出具的兩個檢測報告的結果是相同的,即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手機具備WAPI功能。再次,雖然原告提交的檢驗報告未明確記載AP、AS設備的生產廠商,而被告提交的檢驗報告則記載AP、AS設備系由原告生產,但被告并未提供證據證明使用不同企業生產的AP、AS設備進行檢測會影響檢測結果,亦未就此充分說明理由。因此,被告的相關質疑不能成立,原告提交的證據4具備真實性,可以證明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手機具備WAPI功能。

  二、被告是否實施了侵犯原告專利權的行為

  本案中,原告主張的侵權行為包括兩種,一是被告單獨實施的直接侵權行為,即被告在被控侵權產品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進行WAPI功能檢測的行為使用了涉案專利方法;二是被告實施的共同侵權行為,即被告制造、銷售的被控侵權產品作為終端(MT)一方,未經許可與接入點(AP)、鑒別服務器(AS)共同實施了涉案專利,以及被告制造、銷售的被控侵權產品作為一種必不可少的工具,為他人實施涉案專利提供了幫助。對于上述兩種被控侵權行為是否成立,本院逐項評述如下:

  (一)被告在被控侵權產品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是否使用了涉案專利方法
        1.被告在被控侵權產品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是否需要測試WAPI功能原告認為,根據《質量管理體系 要求》的規定,可以合理推斷被告在涉案手機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需要驗證WAPI功能是否正常。在此基礎上,原告申請法院向被告調查收集或責令被告提交其在涉案手機的研發、生產制造、測試等過程中為實現WAPI功能所使用的全部技術文檔、測試規范、使用的設備、測試數據和測試報告等證據。被告則認為,《質量管理體系 要求》是一種推薦性標準,被告并不必然采用,即使采用也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對該標準進行刪減。被告是手機制造商,根據被告提交的檢驗報告,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被控侵權手機中內置的無線網絡適配器MAC芯片及與其配合使用的WAPI軟件均來自于高通公司或者博通公司,被告只需進行組裝WAPI技術產品即可,無需實施出廠前的檢測。

  根據原告提出的調查收集證據申請,本院依法責令被告提交其在涉案手機的研發、生產制造、測試等過程中為實現WAPI功能所使用的全部技術文檔、測試規范、使用的設備、測試數據和測試報告等證據。被告向本院提交了研發階段WAPI測試的數據集、產品型號與平臺對應說明表、生產階段的測試數據等六份證據,明確認可其在研發階段對部分型號的被控侵權產品進行了WAPI功能測試,并表示與原告調查收集證據申請相關的證據材料均已提交,無其他證據。

  結合雙方的訴辯意見和在案證據,本院認為,《質量管理體系 要求》系由國家質檢總局和國家標準委聯合發布的國家標準,明確了產品的設計、開發以及交付或者實施之前的驗證標準。雖然根據“GB/T19001-2008/ISO9001:2008”的編號可知其為推薦性國家標準,但被告如果主張其未執行該標準,應當根據本院的要求提交其內部使用的測試規范等質量管理規范性文件予以證明。被告系合法登記的中國企業,本院有理由認為其有明確、嚴格的質量管理要求,要么其設計、制定了企業內部的質量管理規范,要么遵循了《質量管理體系要求》標準。在本院要求被告提交其為實現WAPI功能所使用的測試規范,但被告拒不提交的情況下,本院除認定被告自認的在研發階段對部分型號的被控侵權產品進行了WAPI功能測試外,還合理推定被告在涉案手機的生產制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遵循了《質量管理體系 要求》標準,亦進行了WAPI功能測試。至于被告提出其僅對部分型號進行測試的主張,本院認為,一方面,被告并未提交其實際執行的測試規范,無法證明其確系僅對部分型號的手機進行測試,故本院合理推定其對全部型號的涉案手機均進行了WAPI測試;另一方面,被告是否僅對部分型號進行WAPI功能測試并不影響其對被控侵權產品進行了WAPI功能測試的定性。因此,對于被告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2.被告測試WAPI功能的行為是否使用了涉案專利方法原告依據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2、5、6主張權利,被告確認被控侵權的L39h等35款手機具有WAPI功能,并且認可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手機通過WAPI功能選項接入無線局域網的方法步驟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2、5、6的技術方案相同。在被告未舉證證明L50t、XM50t、S55t、L39H型號之外的其余型號的手機WAPI功能選項接入無線局域網的方法步驟有何特殊性的情形下,本院合理推定涉案被控侵權的35款手機WAPI功能選項接入無線局域網的方法步驟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2、5、6的技術方案相同,即落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2、5、6的保護范圍。本院已經認定被告在涉案手機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進行了WAPI功能測試,故其測試行為使用了原告的涉案專利方法。

  (二)被告制造、銷售的被控侵權產品作為MT一方能否與AP、AS共同實施涉案專利
        根據原告提交的證據4檢驗報告及本院組織雙方勘驗的結果,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手機均具備WAPI功能。被告也確認被控侵權的L39h等35款手機具有WAPI功能,并且認可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手機通過WAPI功能選項接入無線局域網的方法步驟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2、5、6的技術方案相同。因此,被告制造、銷售的被控侵權產品作為MT一方能夠與AP、AS共同實施涉案專利。

  (三)被告主張的抗辯事由是否成立

  1.原告銷售檢測設備的行為是否導致其權利用盡被告主張其用于WAPI測試的AP和AS設備(即IWN A2410)系實現涉案專利的專用設備,且由原告合法銷售,故涉案專利已經權利用盡。原告認可IWN A2410設備由其銷售,但認為IWN A2410設備并非實施WAPI技術的專用設備,故涉案專利不存在權利用盡的問題。

  對此,本院認為,根據專利法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專利產品或者依照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由專利權人或者經其許可的單位、個人售出后,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該產品的,不視為侵犯專利權。據此,在我國現行法律框架下,方法專利的權利用盡僅適用于“依照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的情形,即“制造方法專利”,單純的“使用方法專利”不存在權利用盡的問題。此外,專利法第十一條規定:“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權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規定的以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制造、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其專利產品,或者使用其專利方法以及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依照該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可見,專利法第十一條對于方法專利的權利范圍明確規定為“使用其專利方法以及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依照該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而“使用其專利方法”的表述卻未規定在專利法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中。這也進一步說明,在立法者看來,“使用方法專利”不存在權利用盡的問題或者沒有規定權利用盡的必要,故“使用方法專利”不屬于我國專利法規定的權利用盡的范疇。本案中,涉案專利為使用方法專利,而非制造方法專利,據此,被告主張的IWN A2410設備為實現涉案專利的專用設備、由原告合法銷售進而原告專利權用盡等理由均缺乏適用的法律基礎,故原告銷售檢測設備的行為并不會導致其權利用盡。

  2.被告主張的被控侵權產品中實現WAPI功能的芯片由芯片廠商提供、導致原告專利權用盡的抗辯事由是否成立正如本院已經指出的,在我國現行法律框架下,方法專利的權利用盡僅適用于“依照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的情形,對于單純的“使用方法專利”,并不存在權利用盡的問題。而涉案專利為使用方法專利,而非制造方法專利,故涉案專利不存在權利用盡的問題。此外,根據高通公司針對我院《協助調查取證通知書》作出的書面回函,高通公司及其子公司未獲得涉案專利的許可,雙方當事人對此也不持異議,故被告關于原告專利權用盡的抗辯主張亦缺乏事實依據。

  3.被告主張的涉案專利已納入國家強制標準、原告已作出FRAND許可聲明,故被告不侵權的抗辯事由是否成立被告認為,由于獲得工信部規定的無線局域網的入網許可必須通過WAPI功能的檢驗,因此涉案專利事實上是強制實施的,被告實施標準必要專利不構成專利侵權。原告認為,根據國家質檢總局、國家認監委和國家標準委于2004年4月29日發布的2004年第44號《公告》,涉案專利自2004年6月1日就已經延期強制實施。專利許可聲明不能成為原告請求保護專利權的障礙。

  首先,關于涉案標準是否為強制性國家標準。《中華人民共和國標準化法》第七條第一款規定:“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分為強制標準和推薦性標準。保障人體健康,人身、財產安全的標準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強制執行的標準是強制標準,其他標準是推薦性標準。”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對涉案標準系作為強制性國家標準頒布實施、涉案標準已于2004年6月1日延期強制實施、涉案標準自2009年左右開始已經事實上強制實施、獲得工信部無線局域網入網許可必須通過WAPI功能檢驗的事實不持異議,分歧在于2004年6月1日延期強制實施以及2009年左右開始事實上強制實施的事實是否影響涉案標準的定性。對此,本院認為,一方面,涉案標準事實上就是強制性標準,這從涉案標準編號中使用的“GB”就可以看出;另一方面,涉案標準自2009年左右開始已經事實上強制實施,使得涉案標準于2004年6月1日延期強制實施的事實狀態不復存在。因此,涉案標準為強制性國家標準,涉案專利為納入強制性國家標準的必要專利。

  其次,關于涉案專利是否為標準必要專利對侵權判定有無影響。在現行法律框架下,判斷專利侵權與否的法律依據為專利法第十一條的規定,即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權被授予之后,除了該法另有規定的以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否則構成侵犯專利權。具體的判斷規則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簡稱專利侵權司法解釋)第七條規定的“全面覆蓋原則”。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相關法律條款和司法解釋判斷規則中并未區分相關專利是普通專利還是標準必要專利,即專利侵權的構成要件并不會因為涉案專利是否為標準必要專利而改變。也就是說,即使未經許可實施的是標準必要專利,也同樣存在專利侵權的問題。

  再次,原告作出的FRAND許可聲明能否成為被告不侵權抗辯的事由。經查,原告確曾作出過“愿意與任何將使用該標準專利權的申請者在合理的無歧視的期限和條件下協商專利授權許可”的聲明,即被告所稱的FRAND許可聲明。但是,FRAND許可聲明僅系專利權人作出的承諾,系單方民事法律行為,該承諾不代表其已經作出了許可,即僅基于涉案FRAND許可聲明不能認定雙方已達成了專利許可合同。

  綜上,涉案專利納入國家強制標準且原告已作出FRAND許可聲明不能作為被告不侵權的抗辯事由。

  (四)被控侵權行為是否侵犯原告專利權

  1.被告在被控侵權產品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測試WAPI功能的行為是否侵犯原告專利權根據專利法第十一條的規定,被告未經許可在被控侵權產品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進行了WAPI功能測試,使用了涉案專利方法,侵犯了原告的專利權。

  2.被告制造、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的行為是否侵犯原告專利權對于原告主張的共同侵權行為,被告不予認可。理由為:1、涉案專利是使用方法專利,不應延伸保護至產品。2、直接實施涉案專利的只能是用戶,沒有證據證明用戶實施過涉案專利,即使用戶實施過涉案專利,由于用戶的直接侵權不存在,被告也不構成共同侵權。3、共同侵權要求共同的意思聯絡,被告并不生產或提供AP或AS,與AP或AS的提供方沒有分工協作。4、被控侵權產品具有實質性非侵權用途,不應推定被告具有過錯,故被告沒有幫助他人實施涉案專利。

  (1)關于原告主張的“數人分別實施的共同侵權”

  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規定:“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該條款規范的是無意思聯絡的分別侵權行為,區別于侵權責任法第八條關于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對共同故意或者過失的要求。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該條款解決的是數人侵權情形下的責任承擔方式及內部責任的分攤問題。至于各侵權人的侵權責任是否成立,仍應依據侵權責任法或者相關部門法中的有關規定予以判定。而且,該條款中明確規定“分別實施侵權行為”,也就是說,各侵權人的行為均應獨立具備構成侵權行為的全部要件,無論是一般的侵權行為要件,還是特殊的侵權行為要件。

  本案中,原告主張被控侵權產品作為MT單獨一方,未經許可與AP、AS共同實施了涉案專利,構成共同侵權。專利侵權判斷的具體規則為專利侵權司法解釋第七條規定的“全面覆蓋原則”。經本院查明,涉案專利需要通過終端MT、接入點AP和認證服務器AS三個物理實體方能實施,很顯然被控侵權產品作為MT一方,與AP、AS各方的行為均未獨立構成侵害涉案專利權。在此基礎上,原告主張被告構成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意義上的共同侵權行為不能成立。

  (2)關于原告主張的“幫助侵權”

  侵權責任法第九條第一款規定:“教唆、幫助他人實施侵權行為的,應當與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明知有關產品系專門用于實施專利的材料、設備、零部件、中間物等,未經專利權人許可,為生產經營目的將該產品提供給他人實施了侵犯專利權的行為,該提供者的行為屬于侵權責任法第九條規定的幫助他人實施侵權行為。一般而言,間接侵權行為應以直接侵權行為的存在為前提。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專利權人應該證明有另一主體實際實施了直接侵權行為,而僅需證明被控侵權產品的用戶按照產品的預設方式使用產品將全面覆蓋專利權的技術特征即可,至于該用戶是否要承擔侵權責任,與間接侵權行為的成立無關。之所以這樣解釋,是因為在一些使用方法專利中,實現“全面覆蓋”涉案專利權利要求技術特征的主體多為用戶,而用戶因其“非生產經營目的”不構成專利侵權,此時如果機械適用“間接侵權行為應以直接侵權行為的存在為前提”,將導致涉及用戶的使用方法專利不能獲得法律保護,有違專利法針對該類使用方法授予專利權的制度初衷。

  本案中,被告認為被控侵權產品具有實質性非侵權用途,并非專門用于實施涉案專利的設備,原告則主張被控侵權產品中由WAPI芯片、WAPI模塊等組合而成的WAPI功能模塊組合系實施涉案專利方法的專用設備。經本院組織勘驗,被控侵權產品通過安裝WAPI相關證書能夠連接WAPI網絡。被告也確認其制造、銷售的L39h等35款手機具有WAPI功能。對于硬件和軟件結合的WAPI功能模塊組合而言,其在實施涉案專利之外,并無其他實質性用途,故應該被認定為專門用于實施涉案專利的設備。此外,本院前述已經認定涉案被控侵權的35款手機WAPI功能選項接入無線局域網的方法步驟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2、5、6的技術方案相同。

  因此,被告明知被控侵權產品中內置有WAPI功能模塊組合,且該組合系專門用于實施涉案專利的設備,未經原告許可,為生產經營目的將該產品提供給他人實施涉案專利的行為,已經構成幫助侵權行為。

  三、關于被告民事責任的承擔

  (一)關于停止侵權的責任

  原告認為,其自2009年即向被告提出專利許可,給出了清單和報價,但被告沒有達成交易的意愿,應該適用禁令救濟。被告認為,原告沒有向其提供侵權比對表,被告對是否構成侵權不清楚,沒有明顯的過錯,故不應適用禁令救濟。

  雙方爭議的“禁令救濟”在我國法律體系中體現為“停止侵害”。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十五條的規定,承擔侵權責任的方式包括停止侵害。被控侵權人構成對專利權的侵犯,權利人請求判令其停止侵權行為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基于國家利益、公共利益的考量,人民法院可以不判令被控侵權人停止被訴行為,而判令其支付相應的合理費用。可見,在我國現行法律框架中,專利侵權案件中適用停止侵害的侵權責任承擔方式是一般規則,不適用是例外。

  但是,本案有其特殊之處,即涉案專利為標準必要專利。原告在向全國信標委出具的《關于兩項國家標準可能涉及相關專利權的聲明》中,承諾其“愿意與任何將使用該標準專利權的申請者在合理的無歧視的期限和條件下協商專利授權許可。”在此情形下,被告作為涉案專利的潛在被許可方,基于對原告承諾的“合理的無歧視的期限和條件”進行專利授權許可的信賴,而實施涉案專利有其合理性基礎。但是,該合理性基礎的前提是雙方善意協商。在雙方協商未果的情形下,被告實施涉案專利能否絕對排除原告尋求停止侵害救濟的權利,仍需要考慮雙方在專利許可協商過程中的過錯。具體來講,在雙方均無過錯,或者專利權人有過錯,實施人無過錯的情況下,對于專利權人有關停止侵權的訴訟請求不應支持,否則可能造成專利權人濫用其標準必要專利權,不利于標準必要專利的推廣實施;在專利權人無過錯,實施人有過錯的情況下,對于專利權人有關停止侵權的訴訟請求應予支持,否則可能造成實施人對專利權人的“反向劫持”,不利于標準必要專利權的保護;在雙方均有過錯的情況下,則應基于專利權人和實施人的過錯大小平衡雙方的利益,決定是否支持專利權人有關停止侵權的訴訟請求。

  本案中,雙方當事人自2009年3月至2015年3月期間就涉案專利許可的問題進行了協商。原告向被告提供了專利許可清單,但被告就其被控侵權的手機產品是否侵權提出了質疑,并且要求原告提供詳細的權利要求對照表。在雙方協商的過程中,被告始終堅持“要求原告提供權利要求對照表”的主張,直到其2015年3月13日提出終止談判止。期間,原告表示在簽署保密協議或者在2009年保密協議的基礎上可以將權利要求對照表提供給被告,但被告堅持要求原告提供沒有任何保密信息的權利要求對照表。基于雙方的協商過程及上述意見分歧,本案需要討論:被告要求原告提交權利要求對照表是否合理;原告要求簽署保密協議是否合理。

  首先,關于被告要求原告提交權利要求對照表是否合理。根據被告的抗辯意見,被告與原告在溝通協商郵件中提到的“權利要求對照表”就是實務中的侵權比對表。在正式的許可談判之前,標準必要專利的實施人有權獲得與專利權人主張的專利實施行為(或者侵權行為)相關的信息,包括涉案專利(或者專利清單)、實施專利的侵權產品、侵權產品與涉案專利、涉案標準的對應關系等,以便于作出侵權評估。甚至在某些協商情形下,專利權人還會向實施人提供詳略程度不一的權利要求對照表。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說這種權利要求對照表是必需提供的,尤其是在專利實施人基于已有的條件能夠作出侵權評估的情形下。本案中,涉案專利為WAPI技術的核心專利,且為標準必要專利,涉案標準于2009年左右就已事實上強制實施,原告在與被告協商的過程中解釋了WAPI相關技術、提供了專利清單和許可合同文本,在此基礎上,被告理應能夠判斷出其涉案手機中運行的WAPI功能軟件是否落入涉案專利的權利要求保護范圍,而非一定需要借助于原告提供的權利要求對照表。但是,被告在協商過程中反復提及“不認同其現在或者計劃中的產品用到了WAPI專利”“沒有發現索尼移動需要獲得西電捷通專利授權許可的理由”“我們還沒有識別出這些專利和我們的產品是相關的”等內容,明顯具有拖延談判的故意。因此,被告要求原告提交權利要求對照表并非合理。

  其次,原告要求簽署保密協議是否合理。根據實務中的通常做法,權利要求對照表需要對專利權利要求覆蓋的技術特征與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特征進行比對,并且可能包含專利權人的相關觀點和主張,在此情形下,專利權人要求雙方簽署保密協議的主張具有合理性。因此,原告在同意提供權利要求對比表的基礎上要求簽署保密協議是合理的。

  據此,雙方當事人遲遲未能進入正式的專利許可談判程序,過錯在專利實施方,即本案被告。在此基礎上,原告請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權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

  (二)關于賠償數額的確定

  本案中,原告主張以1元/件的標準確定許可費,并主張以許可費的3倍確定賠償數額。為證明其主張,原告向本院提交了四份與案外人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其中約定專利提成費為1元/件。被告認為相關合同針對的是專利包,涉案專利僅僅是專利包中的一件,故1元/件的許可費標準不合理,并提交了美國法院關于Wi-Fi許可費率認定的判決,認為無論是按終端計算,還是按每一件專利計算,原告主張的1元/件的許可標準均不符合FRAND原則。

  專利法第六十五條第一款規定:“侵犯專利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專利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本案中,對于原告的損失或者被告獲得的利益,雙方當事人均未提交相關證據予以證明,并且原告也主張以涉案專利許可使用費的3倍確定賠償數額,故本院將考慮涉案專利的類型、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專利許可的性質、范圍、時間等因素,參照涉案專利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被告侵犯涉案專利權的賠償數額。

  對于原告提交的四份與案外人簽訂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有相關履行發票予以佐證,被告亦未對真實性提出質疑,故本院確認其真實性。經查,四份合同分別于2009年、2012年簽訂于西安和北京,其適用地域和時間范圍對本案具有可參照性。四份合同約定的專利提成費為1元/件,雖然該專利提成費指向的是專利包,但該專利包中涉及的專利均與WAPI技術相關,且核心為涉案專利。因此,上述四份合同中約定的1元/件的專利提成費可以作為本案中確定涉案專利許可費的標準。至于被告提交的美國法院的判決,被告未提交中文譯本,不符合證據的形式要求,且判決本身不涉及WAPI技術,故與本案缺乏關聯性,本院不予采信。根據工信部電信設備認證中心出具的認鑒字[2016]33號材料,被告在2010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期間已獲電信設備進網許可證的移動電話機產品的數量為2,876,391件,原告對該數量也不持異議,故本院基于該數量計算出涉案專利的許可費應為2,876,391元(2,876,391件×1元/件)。考慮到涉案專利為無線局域網安全領域的基礎發明、獲得過相關科技獎項、被納入國家標準以及被告在雙方協商過程中的過錯等因素,本院支持原告“以許可費的3倍確定賠償數額”的主張,確定經濟損失賠償數額為8,629,173元(2,876,391×3)。

  此外,原告因提起本案訴訟而產生的維權合理支出,包括被控侵權產品購買費22,054元、公證費31,840元、被控侵權產品檢測費20,000元、翻譯費300元和律師費40萬元,共計474,194元均有票據在案支持,本院予以全額支持。

  因此,被告應向原告支付經濟損失8,629,173元、合理支出4,74,194元,兩項賠償數額共計9,103,367元。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九條第一款、第十二條、第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一條、第六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之規定,本院判決如下:

  一、被告索尼移動通信產品(中國)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實施侵犯原告西安西電捷通無線網絡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第ZL02139508.X號“一種無線局域網移動設備安全接入及數據保密通信的方法”發明專利權的涉案行為;二、被告索尼移動通信產品(中國)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西安西電捷通無線網絡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八百六十二萬九千一百七十三元;三、被告索尼移動通信產品(中國)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西安西電捷通無線網絡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合理支出四十七萬四千一百九十四元;四、駁回原告西安西電捷通無線網絡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被告索尼移動通信產品(中國)有限公司未按本判決所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則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二十萬零八千六百零六元八角七分,由原告西安西電捷通無線網絡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負擔十三萬三千零八十三元三角(已交納),由被告索尼移動通信產品(中國)有限公司負擔七萬五千五百二十三元五角七分(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雙方當事人可在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交副本,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上訴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宿    遲

  審  判  員    姜    穎

  審  判  員    芮松艷

  審  判  員    楊    靜

  審  判  員    許    波

  二○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院章)

  法 官 助 理    陳志興

  書   記  員    董    萌

 

(作者:京知宣,來源: 知產北京)
商業秘密網
數據統計中,請稍等!
溫馨提醒:

當您的合法權益遭到侵害時,請冷靜以待,可以通過咨詢法律專業律師,咨詢相關法律問題,走適宜的維權之路,這樣才能最大程度保護您自身權益!

如果有法律問題,請撥打免費咨詢熱線:0574-83099995 我們及時為您解答。

免費咨詢律師
微信二維碼
  • 商業秘密網私人律師微信公眾號
    私人律師
  • 商業秘密網微信官方公眾號
    商業秘密
  • 2019西甲皇家社会vs西班牙人 江西11选5精准计划 pk10计划软件安卓免费版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公告 炸金花棋牌带二八杠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千里马软件 辉煌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欢乐生肖综合走势图 赌博押二八杠有规律吗 wnba 北斗彩票是真的吗 大赢足球即时比分网